香港马会2021开奖结果记录历史,香港王中王中特网站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军事新闻 >
鲁平:亲历香港回归筹备全过程
发布日期:2021-09-29 11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受到港人误解,却依然鞠躬尽瘁。被查出身患绝症,却无奈接受秘密治疗。举国欢庆香港回归,他却决定退休,悄然离去。作为一国两制的实践者,身为前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,鲁平亲历了与英方谈判以及香港回归筹备的全过程。

  在鲁平家中,到处能见到与香港回归有关的印迹,身为前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,鲁平参与了与英方谈判以及香港回归筹备的全过程。

  鲁平:为了要到7月1号凌晨,准时把他的米字旗下来,我们的五星红旗上去,这个里面费了很大功夫,双方预演了好多次,一分一秒都不能差,操练了好几次,就是到凌晨,一下就。

  鲁平:那个时候我在台上,眼看着英国米字旗下来,五星红旗上去,我真哭了,我掉眼泪,我线年前,时任港澳办主任的鲁平接受记者王志专访时的资料,当时距离香港回归还有3年时间。如今香港回归已经10周年了,鲁平心中又有着怎样的情感呢?

  鲁平:没有,我还是把香港看作我的孩子。我一直关心香港,这个十年里面我是天天的都要看香港的报纸,都要上网,看香港的新闻 当然我现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但是我对香港的一草一木我还是有感情的。

  从1978年进入港澳办一直到1997年香港回归后退休,在鲁平的一生中,有20年时间都是与香港回归紧密联系在一起。这20年,成了鲁平一生中最难忘的岁月。

  鲁平:我特别感触深的就是说,小平同志他亲自在那掌舵,很多小问题,细节问题他都亲自做解释,但是很可惜的。

  鲁平:没看到。他那时候跟我们说,我就是到时候我坐轮椅我也要去香港,但是就差那么几个月。感到非常遗憾这件事。

  在香港回归的历程中,鲁平无数次得到过小平同志的言传身教,特别是在与英方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中,小平同志表现出的智慧与刚毅,给鲁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1982年9月份,素有铁娘子之称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来到中国,她凭借100多年前的不平等条约,并不打算将香港归还给中国,然而令这位铁娘子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次她遇到了更加强硬的谈判对手。

  鲁平:很不善,提出了诸多威胁首先就提出来,所谓三个条约有效论,她说虽然这三个条约是你们以前的政府签的,但是你们新的政府有义务继承这些国际条约。所以她说这三个条约还是有效的,小平同志听了就火了,但是我们今天不跟你谈主权的问题。

  鲁平:主权问题不能讨论,没有讨论余地。小平同志说,从我们国家解放到97年48年了。我们过去没有解决这个问题,是因为人民信赖我们,相信我们早晚会解决这个问题的。但是如果48年以后,也就是48年以后,还不解决这个问题的话,人民就要把我们打倒了,就要骂我们是卖国,骂我们是李鸿章。我们决不做李鸿章。我们没办法向人民交代,当时他是就是这么说。

  鲁平:很紧张。也很强硬的这个。所以当时她说这话,你们如果要收回香港的话,(对)香港(来说)是个毁灭性的打击,会出现大的波动,小平同志说,他针锋相对的, 如果发生大的波动的话,我们就要重新考虑,在什么时候,采取什么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。

  鲁平:他这句话就很重的了,他后来在中央讲的时候,他说我跟撒切尔夫人,我们重新考虑收回香港的时间和方式。我的意思就是,我们提前收回,如果发生大的波动。我们不能眼看着香港垮下去,他说,我们就得提前收回。

  在小平同志与撒切尔夫人会谈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中英两方就香港问题进行了22轮谈判,在谈判中,英方不肯放弃在香港的利益,会设置怎样的难题,中方又是如何应对的呢?

  鲁平:那谈得多了一个是开始坚持,还是三个条约有效,我们还是把它打回去。打回去他后来又提出了这个以主权来换治权,我主权还给你,还是要我继续管治。我们说这个也不行,打回去。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很久,谈到第四轮的时候,1983年月份,23号,第四轮结束的时候,英国人就耍花招了,他回去就在香港散布,就是说谈判破裂了。

  鲁平:因为这个谈判是保密的,内容始终是保密的,一直保密的。他就是有意识的去透露,说谈判破裂。结果到了9月24号,星期六那天,那就是就发生了整个香港经济,产生了很大的波动。银行挤提,大家都去银行挤提,抢购日用品,分工去抢购日用品,港币汇率直线的下降。香港人叫它叫黑色的星期六,这个是英国人故意制造的,是他故意造出来的,拿这个东西要压我们。你要收回香港你看,你没有收回香港现在就垮了。

  鲁平:我们研究以后我们觉得这个不担心。因为毕竟这个13年里面还是英国人继续管理香港,还是他的管制底下,如果这个13年里面香港就垮了的话,对英国是没有好处的。所以我们不要担心,我们说我们不担心,我们看他,他一定会采取措施的。后来果然,他看这样下去不行了,他不得不收场了,出来收场。

  在中英对于香港问题的谈判中,英方想方设法增加它在谈判桌上的筹码,它还利用香港人对香港回归的信心问题,打出了所谓的民意牌。

  鲁平:民意牌,那时候他的确是做了一些调查,是说香港80%到90%的民众说,不同意你们收回香港。所以如果你们要收回香港的话,人心要动摇。肯定人心要动摇。大量资金的外逃,造成大量的移民。

  记者:就像后来的回忆也一样的啊,信心的问题确实是人人关心,也是人人担忧的问题。

  鲁平:开始那时候是这样,是有信心问题。问题是现在很多香港人,这些香港人都不知道我们1997年以后对香港采取什么方针政策,他们不知道。

  鲁平:双方都没有公开。如果我们这个方针政策公开以后,我们相信绝大部分香港人会接受的。

  通过两年的谈判,1984年《中英联合声明》签订并发布,宣告中国政府在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,同时声明还确立了中国政府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,对于这样的政策,当时的香港各界是什么样的态度呢?

  鲁平:这个中英联合声明后来公布了以后,的确,不出我们所料,绝大多数香港人都是欢迎,非常欢迎。香港有个李柱铭你知道吧,著名的人士。他跟我讲,他说联合声明要公布的前夕,他去找了港督尤德,他说希望你把这个联合声明先让我看一看。尤德说不行,没有公布以前你不能看。他说我求求你,你让我看一下行不行。尤德说你一定要看,可以。我把你锁在这个房间里面,把你反锁了,等联合声明我们公布了再把你放出来。他就关到房间里他就看,看了以后,他就跟我说,我跳起来了,他说我没有想象这个联合声明写的这么好啊。

  鲁平:好在这些方针政策不变,整个不变,实际上还是照原来的这么做,一切都是维持原状。www.773770.com。我们方针政策。香港人没有想到会这么宽的,这个政策,我们的政策会这么宽。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开始的确是没有信心,信心不足,的确有不少人移民到外面去,但是后来联合声明一出来,好多人都回来。大量的回流,但回流他吃了亏了。

  鲁平:回来以后房子涨价了。他原来的位子给人家占了,原来在他下面的,现在变成他的上司了,吃了大亏了,这些人。

  《中英联合声明》签订后,香港回归进入了平稳过渡时期。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后来英方突然改变了态度,从合作走向了对抗,致使香港回归的局势变得严峻起来。

  鲁平: 我就是说他对华政策整个估计错误,对中国的形势估计错误。他认为不到1997年你们就垮了,所以他根本就不理你们。

  随着对华政策的转变,英方开始在香港回归问题上设置障碍,特别是在新港督彭定康上任之后,单方面抛出了所谓的政改方案,彻底打破了中英双方的合作气氛。

  记者:他来了以后就单方面宣布他所谓整改的方案,就整个采取了一个跟我们对抗的态度

  鲁平:这个还是取决于整个对华政策的问题,有他个人的因素在里面。所以我们就提出来,我们说你这个问题你是不是不要忙着先宣布,双方再好好的谈一谈。那么10月份他来了,

  鲁平:这个人非常顽固,你怎么讲他也听不进去。所以当时呢,我有一张王牌在那里。

  鲁平:两个外长交换的七封信件。这个是外交文件,你不能推翻这个外交文件啊。

  鲁平:我说阁下知道不知道,我们有两个外长交换了七封信件,他听了,问问旁边有吗?他不知道。所以我说你这个是三违反的方案,违反联合声明,违反基本法,违反两个外长交换七份信件,所以后来搞得不欢而散。

  鲁平:所以我后来说了,如果你坚持这样做的话,我奉陪到底,我跟你,我讲了三句,我奉陪到底,所以他走了以后,他还没上飞机我就开机记者招待会。

  这是1994年港澳办墙上悬挂起香港回归倒计时牌的情形,面对千头万绪的工作,鲁平变得更加繁忙,这个时候,一场生死考验却突然降临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鲁平:对。那个时候,我们做的事情得不到香港人的理解。特别是这些舆论,不向着我们。我每天吃午饭的时候,我家里把昨天晚上剩的饭菜,搁到饭盒里面热一热,我就在办公室里面就吃,这个时候呢香港报纸来了,我就一边看香港报纸一边吃饭,越看越生气,都是骂我们的。所以后来这个胃就不好了。

  鲁平:事先也是感觉到胃有点痛,02:26:5但是呢,我觉得我还能撑得住, 1994年体检的时候,医生要我做个胃镜检查,我说我太忙了,没有时间,我就没去理它,到了1995年体检的时候,你这次一定要做胃镜。那就没办法了,就做了胃镜,做了胃镜,它不是有个异物嘛,在旁边,他指给我看,他说你看你这么一大块黑,他说我当然还得去化验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90%你要动刀。他说你在家里等着,化验结果出来以后,就马上动手术。我说不行,我明天就要去香港出差,他说你不能去了,我说不行,我香港行程都已经安排好了,都已经公布了,大家都知道了,我不去我怎么跟人家交代。不好交代啊。所以我没理他,我还是走了。到了香港呢,一个电话两个电话,鲁平你快回来,我老实跟你说,你得的是胃癌。

  1995年5月份,鲁平在北京进行了胃癌切除手术,因考虑到可能会影响香港回归的局势,这次手术是秘密进行的。只是到了回归后多年,这件事才为人们所知道。

  鲁平:北京一再催。当时我没有办法了,我到了香港,后来我还要到澳门,最后澳门完了以后,我才回到北京。回到北京他就说你第二天马上就到医院来,后来第二天去了,那武院长我很熟,他就抓着我,说鲁平,你马上给我住下,第二天会诊,第三天就动刀了,我亲自给你动。我说不行啊,我刚回来我家里好多工作没交代呢一大堆事,他说不行你不能回去了,他怕我又不来了,走了又不来,他就硬把我扣住。使那没办法,我说我什么也没有带,他说你让家里送来,就把我扣住,他说第二天回去,第三天他就把我扣住了,他说你要不要把孩子都叫回来。孩子不在北京。我说不用,我相信你,我说我把命交给你了。我当时我的确是没有那种恐惧,我的确没有什么恐惧那个时候。

  鲁平:是,那没办法了。但是呢,这个又不能够让香港知道,所以呢我是换一个名字,我的病例上都换了名字,但是香港人知道我病了,但是什么病不知道,所以后来我香港很多记者到北京医院来打听,北京市有没有这个人呢,他并不在我们这里。

  我在化疗过程当中,很痛苦,但是没有办法。所以以后医生说你,休息两个月,过两个月再来第二次化疗,第二疗程,我说我不来了,我后来就没去理他。我怎么可能呢,你让我这么再第二个疗程,再化疗的话,我怎么办啊这个事。我工作怎么处理啊,怎么交代啊。我就没理他。但是那个时候出来的时候,大家知道,整个人都变形了,头发都没了。当时我还是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挺住了。

  鲁平:我觉得,作为一个人呢,总得做一件对国家对人民有利的事情,不管你这个事情大小,哪怕一点小的事情,哪怕有一点小的贡献,你这一辈子就没有白活。

  记者:但是一生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啊,不只香港回归,不只港澳办主任这一件事情。生命只有一次。

  鲁平:对。已经把我放在这个岗位上了,接受了这样的任务,那拼着老命也得干,也得完成这个任务。

  记者:我们在评价这一段历史的时候,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说是上天给了鲁平这样一个机会吗?还是为这个机会,为这个工作,准备了一个鲁平?

  鲁平:这也是个缘分啊,我是从小就在上海长大,在租界里面生活,很长时期。我亲眼看到外国人怎么欺负中国人,怎么欺负中国人,怎么压迫中国人,我亲眼看到。所以我就一直有这么一个理想,有这么个信念,我的理想就是中国总有一天要站起来,总有一天要扬眉吐气,不再受帝国主义的欺负。

  鲁平进入港澳办之前是在《中国建设》杂志社工作,担任杂志社副总编辑的职务,也就是在这个职位上,鲁平经历了文革带来的灾难,以至于还不到40岁的时候他就全白了头发。在香港回归过程中,满头银发也就成了人们所认识的鲁平的形象。

  鲁平:有影响。所以那个时候不是,要搞一国两制嘛,要香港保持资本主义制度不变嘛,当然如果来第二次文化革命,我们是首当其冲,搞什么资本主义呢,肯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到全盘。

  记者:但是很多问题摆在你面前是很棘手的,对于你的前途,对于你的声誉,可能就是一句话,可能就是一件事。

  鲁平:我是凭着党性在做事情。我也没有多大的能耐,我对这个工作,说实在话,我没有什么太大的留恋,如果我做错了,中央不要我做了,我也无所谓,我可以干别的去。但是还得凭着党性做,按照原则来做,该说的还得说,该办的还是要办。那老是考虑到个人得失的话,那什么事也办不成。

  在鲁平秘密手术之后,鲁平消瘦的身影依然频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,这个时候,香港回归的步伐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。

  1996年1月,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成立,负责特区立法会以及政府的筹备工作。这一年12月,在万众瞩目下,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行政长官董建华被选举产生。

  1997年6月30日午夜,香港会展中心灯火辉煌,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即将举行,那一个不眠之夜,给鲁平留下了永远难忘的记忆。

  鲁平:凌晨那天整个晚上我没睡,在香港,通宵没睡,因为7月1号凌晨要交接仪式嘛。

  鲁平:是。我也一边是非常激动,但是另外一方面,我也联想到过去这些年来在整个这个过程当中,遇到一些个困难。总算是能够做到平稳过渡。

  香港的顺利回归引起了全世界关注的目光,作为“一国两制”构想的成功实践,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世界,都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  鲁平:我没有,我没有什么这个,没有一个这么一个过渡阶段,我觉得退下来以后,我还是很多,时间不够用。

  鲁平:我时间的确不够用,你看我好多CD,好多音乐,过去没时间,现在有时间可以听听这些音乐。

  鲁平退休是在香港回归后的第五天,当时举国上下还沉浸在喜迎回归的节庆气氛中,对于鲁平从港澳办主任的位置上悄然离开,令很多人感到意外。

  鲁平:其实早就安排,我早就提出来,因为已经超龄了,到了70岁了,超龄5年了,超龄了,已经到了70岁了,已经完成了这个任务,不就应该退了。

  鲁平:没有,应该退了,早就应该退了,但是因为任务在身,没有办法嘛,只能够留下来,等任务完成了我就得退,很自然的,所以我很喜欢这样,我请写的这个,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,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从中笑。

军事新闻| 汽车资讯| 星声星语| 历史咨询| 女性生活| 社会新闻| 娱乐新闻| 旅游新闻| 大咖名流| 法律在线|

Power by DedeCms